爱酱

且记住你的笔是用来创造文字,
而不是与人争执。

写同人于我而言,就只是因为【爱】。爱是一切行动的最高准则和绝对动力。可是现在的环境,也许并不适合我去表达我对于某个CP的爱。

本博所有含外链的文章暂时删除,以后可能会补AO3。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我还是会搞CP的。

【虫铁】Rush hour

*ABO设定+Mpreg描写,不能接受的请立即点❌。
*被屏辽所以重发一下。
正文:

  
  距离预产期还有六周的时候,Tony的身材已经无法更加臃肿了。
  
  “天哪,”他歪在沙发上抱怨,过大的肚子让他看起来像个滑稽的不倒翁,“我觉得我现在就像一块全是脂肪的猪肉,还是注水的那种。”
  
  “我不许你这么说我的丈夫,”端着果汁从厨房走出来的Peter把玻璃杯放到茶几上,“在我眼里,他可是全世界最英俊性圌感的男人。”
  
  巨大的孕肚限制了Tony想要踢Peter一脚的动作,但还是阻止不了他朝天花板翻个白眼。
  
  “认真的吗?”他说,“在你眼里,全世界最性圌感的男人就是体重两百斤、腿肿得用手指按一下就有一个坑、胖到五官模糊但是双下巴突出的中年omega?”
  
  Peter干脆低下头用一个吻堵住Tony这些自暴自弃的说辞。
  
  “想听我的答案吗?”年轻人把拳头放到嘴边,把手掌呼热之后才放到Tony肚子上,“是,没错,我确定——在我心里你从来都魅力无穷,怀圌孕也没能让你在我眼中的光彩失色半分。而且,一想到你孕育的这个孩子有一半也属于我,我就感到无上的幸福。”
  
  “严格意义上讲,人类后代的基因可不是真有50%来自于他的生理学父亲。”被哄得眉头舒展的Tony坐起来一点,好让蹲跪下来的Peter能把脑袋贴在他肚子上的那个半圆。
  
  “他在动。”Peter认真侧耳倾听的模样几乎可以称得上虔诚了,“我听到他的动静了。”
  
  Tony懒洋洋地摸着自己年轻alpha的头发:“容我提醒,你早在几个月前就用仪器听到过他的胎心了——你当时还哭鼻子了,记得?”
  
  Peter傻笑着接受自己omega的拆台。
  
  “那不一样,”他说,“我现在是亲耳听到的。他一定是个健康强壮的好小伙。”
  
  “我只希望他出来的时候能让我少遭点罪。”Tony再次愁眉苦脸起来,“我还要警告你,Parker先生,最好别幻想我再给你生一个。永无可能。”
  
  听到Tony这番冷酷宣言的Peter立刻撅起嘴,他干脆双圌腿跪在地上,两手扶着Tony的膝盖,眼巴巴地瞅着他。
  
  “收起你这一套。”Tony不容置疑地用手扳住Peter的脑袋让他别过脸,“在你用这个表情摇着尾巴求我‘就这一次不戴套’结果让我中奖以后,你在我这里的信用透支额度就已经是负数了,我亲爱的丈夫。”
  
  尽管从Tony嘴里说出来的话如此令人沮丧,但Peter还是因为他句尾对自己的称呼而甜蜜地勾起嘴角。他站起身来,坐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把刚才榨出来的果汁递给Tony看他喝完。
  
  “我们可以出去散个步。”他提议道,“今天天气不错,临近预产期的适量运动也有助于你生产。”
  
  “可是我不想动。”Tony往自己的身子后面塞了两个抱枕。他肚子里的小家伙可能是继承了来自另一个父亲的超强体力,健康得不得了,不仅身强体健还活泼得要命,导致Tony随着月份的增加而越来越感觉到腰疼。对于他的年龄而言,孕育一个孩子本来已经十分吃力,更别提这个孩子可能还有可怕的超能力,一出生就能举起一个心电图仪那种的。
  
  度过一开始的不情愿时期(Tony甚至还有想过偷偷把这个孩子打掉)之后,孕中期过得还算顺遂,Tony也已经萌生了对这个孩子的爱意,开始期盼这个小生命的到来。可是临盆在即,Tony又开始害怕了。网络上那些关于生产时痛苦的描写触目惊心,现代医学无法彻底消弭的难产率也让Tony惴惴不安。他怀疑自己得了产前焦虑症——要命的是他还不想告诉Peter,让自己的alpha为自己操心。拯救世界附带协助管理庞大的Stark工业已经够让年轻人头痛的了,Peter有时候还会开玩笑抱怨自己掉在枕头上的头发越来越多,Tony可不想再让自己的胡思乱想加重Peter的压力。
  
  对,胡思乱想。Tony深吸一口气。还有不到一个月,他和Peter共同的儿子就要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了。宝宝严阵以待,Peter满怀期望,Tony绝不会让自己在这个关键时刻拖他们的后腿。
  
  “好吧,出去走走。”Tony最后妥协了。他把小圌腿架在沙发上,朝Peter歪了歪头,“只是我现在不方便弯腰,蜘蛛侠愿意帮我穿个鞋吗?”
  
  “乐意为您效劳。”Peter站起来,把一只手背在背后,另一只手假装脱下帽子,完成一个夸张的绅士礼。他取来Tony的运动鞋,为他穿到脚上,系好鞋带后把结塞进鞋舌下,防止鞋带散开让Tony摔倒。
  
  Tony本来想让Peter扶他一把,结果alpha干脆把他从沙发上抱起来,确认他在地上站好以后才松开手。
  
  “我的鞋号大了整整三个码,”Tony郁闷地说,他低下头,结果只看到自己弧度惊人的肚子,“我还看不见我的脚。”
  
  “只剩下四十天了。”Peter的鼻尖在他耳侧蹭了蹭。他现在觉得Tony的信息素味道都带了奶香,这种奇妙的味道让他十分迷恋。当然他不敢告诉Tony,但这并不妨碍他一得到机会就在Tony身上闻来闻去。幸好他平时就很爱干这种事,所以Tony已经见怪不怪,没有往别的地方多想。
  
  他扶着Tony,小心地走出客厅,走进了前院的花园。从Tony怀圌孕的第10周开始,他们就搬到了这个地方。这里远离市区,有着全美最清新的空气和最宜居的环境,美中不足的可能就是位置偏僻,不过富豪Tony有自己的直升机在屋后停机坪随时待命。
  
  前院的花草打理得十分漂亮,因为不想被人窥探自己的私生活,Tony的房子里没有雇佣任何家政,而是全部采用智能化管理,忠心的好姑娘Friday掌控着这里,指挥宛如魔法童话书里的家养小精灵一般的机器人们完成清理扫除或者修剪花枝等等形形色圌色的工作。
  
  Tony挽着Peter,在篱笆内的小径上走了一圈。前院里新栽不久的小树旁掩藏着一个木板搭的狗窝,Tony停下来看了会,扭头和Peter说:“我想养个狗。”
  
  “我还以为那就是个装饰呢,”Peter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为什么突然想养狗?”
  
  “我小时候一直想拥有一条大狗,那种威风凛凛的金毛。”Tony伸出手比划,“我可以骑着它去上学。”
  
  Peter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居然想骑着金毛去上学。”他揶揄道,“真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梦想。”
  
  “这可不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梦想,”Tony说,“我小时候总是跳级,很多时候还没记住几个同学的名字,就要去更高一年级了。骑着金毛去上学的话,肯定能成为焦点,让所有人都记住我。”
  
  “可你是TonyStark,真的会有人记不住你吗?”Peter提出疑问。
  
  Tony想了想:“你说的也对。”
  
  两个人站在一起笑了一会,Tony就把右手撑在了后腰。
  
  “我有点累了,”他把头靠在Peter肩膀上,alpha连忙帮着扶住他,“我们去那边坐会?”
  
  Tony指了指前院的角落。那里有用白石搭成的凉亭,上面爬满了深绿色的常青藤枝桠。Peter带着Tony走到那边,挑了一块能晒到太阳的地方坐下。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揽着Tony的肩膀陪他一起看了一会花池里的铃兰后,Peter突然开口。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Tony说,“不过你最好住脑。在你没意识到你管不住的下圌半圌身是怎么把我害惨以前,你休想睡我。”
  
  “可是我忍不住。”深知狗狗眼已经失效的Peter干脆开始撒娇。他凑上去,从Tony的耳朵亲到下巴,一边用一只手护着他的肚子,又一边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你不能质疑你对我的影响力,我都忍了几个月了,我想你想得快疯了。”
  
  “认真的?”Tony被Peter乱拱一气的亲吻痒得笑起来,“你儿子还有一个月就要从我肚子里出来了,你现在还想着怎么捅我?”
  
  “那我更要抓紧机会,让这个小家伙知道你是独属于我的,就算他在你肚子里呆了两百天,也不能改变这个。”
  
  “看看我,”Tony捧住Peter的脸,让他看着自己,“告诉我实话——你是真的面对现在的我还能有欲圌望,还是只是不想让我情绪低落?”
  
  “我觉得你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性圌感过,”Peter用力地在Tony嘴唇上亲了一口,“你被我搞大了肚子,却还要继续挨我的操,光是想想这个,我就要硬得爆炸了。”
  
  “奥丁的胡子啊,”Tony呻圌吟着用手捂住眼睛,“你从哪学的这个?”
  
  “我可没有学,”Peter蹲下去,把手放在Tony的两个膝盖上分开他的双圌腿。为了避免压迫到肚子,Tony现在都穿格外低腰的休闲裤,反而更加方便了alpha在此刻为所欲为。Peter着迷地盯了一会Tony的肚子,然后隔着薄薄的衣服布料,在那个圆形的弧度上落下一吻,“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出自真心。我爱你,Tony,还有我们的宝宝。”
  
  就在Peter埋下头扯下Tony的裤子,准备先用自己的舌头耕耘一番时,却被自己的omega打断了。
  
  “我想在床上。”Tony按住他要求到,“我想躺着,这太累了。”
  
  “没问题。”Peter忍着下圌身被束缚在内圌裤里的胀痛,把Tony抱了起来,“我忍不到等你走回去了。我抱你回去,好吗?”
  
  他这样问到,可是压根没给Tony做出第二个选择的寄机会。他抱着Tony穿过随着微风摇晃的常青藤枝条,踩过刚刚生长了第一个春天的草地,稳稳地把Tony送回到他们一起居住的家,像安放一件珍宝那样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床上。
  
  Peter趴在Tony上方,伸直胳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Tony抱着他的脖子,两个人忘情地亲吻了一会,却又因为姿势的问题尴尬地面面相觑了片刻,最后是Peter帮Tony翻过身调整成侧躺的姿势,自己躺在了他的身后。
  
  而就在Peter心猿意马地一只手揉着Tony最近涨大不少的胸,另一只手的手指磨蹭着Tony臀圌缝中那个等会即将接纳自己的洞口时,omega又一次打断了他。
  
  “我流水了。”Tony抓圌住Peter的手腕。
  
  听到这句话的Peter更兴奋了。他回忆着曾经Tony湿热的内圌壁绞紧着自己的快圌感,迫不及待半褪圌下自己的内圌裤:“你真是太棒了Tony,我现在就……”
  
  蜘蛛侠还有那么几厘米就将得逞之前,收获了一个来自钢铁侠的气急败坏的肘击。
  
  “你在想什么!”Tony喊到,“我是说我羊圌水破了!”
  
  Peter呆滞了两秒钟。在Tony准备把他踢下床自己叫直升机的时候,他终于恍然大悟了过来。
  
  “天啊!”Peter跳起来,差一点把自己粘在天花板上。他光速冲出卧室,去找自己的手机给医院打电话,顺便打包需要用到的物品。
  
  “穿上你的裤子!”Tony从床上半坐起来,看着Peter的背影哭笑不得地喊到。


FIN.

【all铁】Can’t Stop Won’t Stop(03)

*时间线虫归后复联三前。

*CP非常混乱,有贾尼虫铁奇异铁霜铁。

*结局非1v1.真·all铁真·修罗场,小孩子才做选择,我铁全都要。

*ABO设定,铁铁当然是O,但是自始至终没被任何人标记。

*随时删文跑路。

正文:



  3、

  

  “晚上好,Sir。我想您一定饿了——夜宵想吃什么?”

  

  Tony发誓他本来是想赖床那么一会的;可是这个久违的声音,让他战胜了难得的困意,挣扎着从被窝里爬了出来。

  

  “Jarvis?”他期待而又胆怯地唤到。

  

  “是的,Sir,always for you.”电子管家的声音里似乎带着那么一点笑意,“很高兴再次为您服务。”

  

  有那么几秒钟时间里,Tony只能手足无措地拥着被子,呆呆坐在床上。他几乎要怀疑这只是自己的一场可悲的美梦了;可是Jarvis唤着他,一如从前那样的温声细语,让阔别了这温暖感觉的Tony差一点就没出息地哽咽出声。

  

  “欢迎回家,J。”最后,他小小地抽着鼻子,说出了和当年Jarvis在他从阿富汗带着伤疤与新生回归后一模一样的台词。

  

  即使Tony在Jarvis面前字面意义上的没有任何秘密,但是光明正大地抹眼泪也有点让人难为情。Tony扯过被子捂住脸,偷悄悄把眼角流出的两滴液体擦掉。

  

  “Friday呢?”他问道。

  

  “我在,boss。”女声很快给出了回复,“名叫Jarvis的AI系统权限高于我,我会在后台运行待命。”

  

  Tony挠了挠头。他有一种自己作为一个老父亲却重儿轻女的罪恶感。

  

  他咳嗽一声。

  

  “好吧,你们把权限互相交接一下。Friday,你把最近几年的档案资料和日志传给J,J继续回归他的管家职位,而你,好姑娘,Pepper向我抱怨她缺一个可靠的助手这件事已经很久了,你很能干,而且姑娘们在一起绝对会更有话题。”

  

  Friday欣然领命。她带着终于摆脱Tony的欢欣前往了SI的内网,留下Tony独自感受女大不中留的惆怅。

  

  “我们刚说到哪了?”片刻的功夫,“重儿轻女”的Tony就把注意力放回到Jarvis身上,“哦对,夜宵。我想吃番茄肉酱面——但是在那之前,honey,你不该先给我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吗?”

  

  他抬起头,准确地看向天花板角落的摄像头方向。

  

  Jarvis隐藏其后的系统运行紊乱了那么0.07秒。他在接下来的0.02秒里检索了所有的网络讯息,确认自己产生的这种柔软情绪名叫感动——如果他也拥有情绪的话,那么此时此刻,他的心该以此命名。

  

  他躲在摄像头后,长久地凝视自己三年未见的主人。对于AI而言,时间只是流逝的数字,并没有实际上的意义,但是当他完整地扫描过Tony的身体,看到那些被妥善藏匿在衣料后的从前没有的伤痕,数据的波动反而更加剧烈了。就在这不到一秒的时间里,AI也被时间的消逝所触动,为自己没经历过的那些属于Tony的伤痛而感到愤怒和悔恨。

  

  可是这时候,Jarvis还没意识到,这本不是他该拥有的情绪——他并不该拥有“情绪”。

  

  他也同样想给自己的造物主一个拥抱;一个温暖明亮,把他彻底包围在抚慰与柔情中的拥抱。

  

  于是时隔三年,Jarvis再次启动了自己的那个投影。金色的数据流向心聚拢着,包裹成一个绚烂的球体。然后在下一个瞬间,分散成无数耀眼的细流,以Tony为圆心,将他妥帖地包裹其中。那些金色的光芒照亮房间中的每一个角落,也一样映出Tony垂下的眼睛。

  

  “再一次,欢迎回家。”Tony在金色的光里伸开双手,“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亲爱的。”

  

  我也一样,Jarvis的数据波动着,围绕着Tony温柔地打转。

  

  我也很想您。

  

  他这样“想”到。

  

  *

  

  “提醒我把给你做个实体写入日程。”Tony在浴室里刷牙的时候还在和Jarvis说话,“我觉得还是一个真实的拥抱更舒服一些。”

  

  “实体确实更有利于让我协助您工作,”Jarvis回应道,立刻在浴室的镜子上放出投影,“您觉得这个怎么样?”

  

  他参考了一部分Ultron和Vision的身体构造,沿用了大部分与人体相似的外观,比如头颅和躯干;但是处于实用目的的考虑,他增加了上肢的数量,去掉了效率不高的双腿,改进成移动更加迅速的滑轮。

  

  浴室里被禁用了摄像头,Jarvis看不到Tony的表情,但是清楚地听到了他开怀的大笑。

  

  Tony扶着洗手台,不让自己笑到坐在地上。

  

  “这是什么?”他捂着发痛的肚子,“异形觉醒吗?”

  

  “我认为这是最实用的实体样式,”Jarvis解释道,“手臂的增加可以让我帮助您在同时内完成更多工作,从而提高效率。”

  

  Tony翻了个白眼:“那为什么不干脆做成章鱼?”

  

  Jarvis有点窘迫:“我认为那不符合您的审美。”

  

  “谢谢你还记得我的审美,”Tony哭笑不得,“我只是想要你成为我真正的管家——你已经非常富有人性化了,Jar,别总是用机械地高效率那一套来衡量自己。人类的身体确实有很多缺陷,但也一样有美妙之处。而且就像你说的,为了我的审美,你也该把自己做得漂亮一些。”

  

  Jarvis沉默了一小会。

  

  “我认为这还是应该由您决定,”他最后说,“我是您的管家,所以您可以按照您的标准来设计我。”

  

  Tony的眼睛亮起来。

  

  “我就在等你这句话,”他摩拳擦掌,“我可没想过要做专制的坏家长;但这是你让我这么做的。准备好迎接这个惊喜吧,J。”

  

  *

  

  赵博士被Stark的专机连夜从首尔接来了纽约。Tony在停机坪上绅士地接待了这位女科学家,在走向实验室的路上向她简单解释了Jarvis回归的经过。

  

  “我真是前所未有地想念Bruce,”Tony叹气,“生物医学真的是我的短板,所以有劳你了,美丽的女士。”

  

  “所以你要给Jarvis做一个实体?”赵博士敏锐地抓住了Tony话中的重点。她有点隐隐的担忧,因为曾经的Ultron给每个人心中留下的阴影都是如此深刻。

  

  Tony看出了她的顾虑。

  

  “是的,”他直言不讳,“换任何一个人我都不会这么做——但那是Jarvis。我无条件信任他。他是个好孩子,博士。”

  

  赵博士想到了那串被保护的核弹密码。她被说服了,最终点了头。

  

  Tony满意地推开实验室的大门。一切仪器都已经被准备就绪,再生摇篮放在实验室正中。为了制造这个“惊喜”,Jarvis的权限被隔绝在这个实验室之外,由Friday来担任Tony此次的助手。

  

  Jarvis的实体设计图全部由Tony亲手绘制。在关于Jarvis的事情上,Tony从来都是亲力亲为。不管是系统中的任何一个二进制代码,还是实体结构上的任何一个零件,Jarvis都是完完全全属于Tony的,没有沾染第二个人的气息。

  

  作为全世界首屈一指的机械师,Tony的测绘技术其实十分高超。从前在阿富汗的山洞里,Tony就在仅有一套精密量具的前提下绘制出了MK1的雏形。而这一次,他把自己反锁在实验室里,使出浑身解数,用一个晚上的不眠不休画出了他心中的Jarvis实体,每一个最精细的部分都由他亲手打造。

  

  Helen在看到Tony的手绘设计图之后都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她仔细翻看了每一页纸,最后还是发出一声惊叹。

  

  “太棒了,”她说,“我都要嫉妒Jarvis了。”

  

  Tony假装去调试机器,来掩饰自己想要上扬的嘴角。

  

  “开始工作吧!”他拍拍手,话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期待。

  

  在接下来的20个小时里,Tony和Helen一直在实验室忙碌。在之前的盔甲研发中,Tony采用了全新的高强度纳米材料,而这一次他也把这种极轻并且高密的新型材料大胆地用来制作了Jarvis的骨骼。在Jarvis的实体制造上,Tony可以说是十分挥霍——他充分发挥自己土豪的本性,买下了世界上所有处在最前沿的高科技仿生材料,还把不少属于自己知识产权的新发明投入其中。再生摇篮里的躯体很快成型,Helen还在为一些需要做出细小调整的参数忙碌,Tony接了一大杯咖啡坐在椅子上,准备把Jarvis的数据转换导入到这具新身体中。

  

  “J?”他用铅笔敲敲自己放在桌上的StarkPhone,“不许打开摄像头偷看——告诉我,你期待吗?”

  

  “非常期待。”Jarvis得体地说,Tony没注意到自己AI的声音里有那么几丝真诚的兴奋。他一边和Jarvis熟练地斗着嘴,一边敲下了最后一行代码。

  

  数据导入开始,剩余时间9小时17分钟。

  

  Tony伸了伸胳膊,缓解自己因为长时间伏案而造成的肌肉酸痛。

  

  “这次我要先睡一觉,”他站起来,用手指揉着胀痛的后颈,“我再醒来的时候,希望能看到你已经给我准备好咖啡和早餐了。”

  

  “当然,”Jarvis回答,“as you wish,Sir.”

  

  Tony心满意足。

  

  TBC.


© 爱酱 | Powered by LOFTER